首頁 > 親子樂活 > 一個吃熟食的野朋友

一個吃熟食的野朋友

做客的那人家

做客的那人家

不逃課,便沒機會上山。串門小半天,抵得數堂課,壞學生總這般寬慰放浪不羈的心。

要去的那人家,離群索居,小小院落不著村,一般人找不到;找到了,也當普通人家錯過。我第二次到訪,不說輕車,卻已熟路。沿古道一直朝天,走到盡頭向右拐,上公路繼續,看到一輛面包車,就離那人家不遠了。

菜地

菜地

雜草還未失魂,張牙舞爪遮蔽了本就狹窄的山路。我尚沒逃脫它們的纏繞,便聽見“咚咚咚”的聲響。走近了也看清了,偉披著頭散著發,站在樹蔭下,正彎腰劈柴。辛蹲在菜地,間著苗。

日頭上竿子,背烤得燙呼呼的。辛問,要不干點活。我說好。她遞來一把剪子。我也跟著間起地。長得稍欠的苗,倘若直接拔,根系粘到土,留下一小坑,有些對不住土地。辛說,用剪子咔嚓,把根留在土里,菜干干凈凈,土也利利索索。這哪門子學問,太巴適了,課堂上怕是學不到。湊夠中午吃的菜苗苗,活兒便做完。

剛間完苗的菜地

剛間完苗的菜地

辛說,走,收黃豆去。她背著籮筐,裝上鐮刀和手套,我挎著籃子,偉挑著扁擔……往哪兒走,她家不止一塊地喲。

穿過馬路,雜草多但種著花生、黃豆的是辛和偉的地。地上爬滿了藤藤,一不小心就被絆。奇了個怪,別人家的黃豆熟透了,辛家的還泛青。砍了兩捆,偉用藤藤拴在扁擔兩端。辛摘了一個新疆南瓜,兩頭尖尖的,也不知是什么貨,瓜熟落地,就等著草西來。

家門前的石榴樹

家門前的石榴樹

從地里回屋。辛帶我采柿子。從她家望過去的那棵柿子樹,沉甸甸的,果子掛在樹梢,壓彎的樹枝快落到地上。辛愛對著柿子樹睡覺。野柿子會錯意,長得肥圓透亮,不知勾引誰。要做柿餅,就得跟樹的主人打招呼,否則只能偷摸著取幾個被鳥啄的果子,應付心急的胃,草草了事。

辛養的羊

辛養的羊

中午,偉生火,辛主廚。別人是即興舞蹈,她是即興燒飯。曉得我是成都人后,辛從冰箱取出南瓜小丸子,配上蒸水糕、酒釀和紅糖。辛的靈感來自成都名小吃“三大炮”,用料卻講究。

“小丸子聚會”

“小丸子聚會”

紅糖是云南的土貨;酒釀是村里阿公釀糧食酒的胚子,辛自制的;水糕自不必說,獨此一家。

酒釀

酒釀

坐門檻上,正吃得酣暢。辛喊,牛來了?我沒見著牛啊。剛剛上山摘黃豆,倒是遇見一群。辛說,牛到過她家菜地,記得路,估摸著又要來。不至于吧,我沒當回事。

那人家往下望

那人家往下望

坐下來,好好賞風景,慢慢品酒釀。有人扯開嗓門,兇巴巴吼起來,我順手抄上門邊的竹竿,跑到菜地前,還真來了一群,大牛小牛,賴著不走。

要使牛長記性,必得用鞭子抽一頓。牛皮那個厚,人得多狠心才打得疼它。一般人下不去手,菜園子朝不保夕。與人斗,盡是算計;與動物,卻生出勇氣和智慧,看誰牛啊。

蒸食:紅薯和南瓜是辛家地里的,芋頭是村民給的

蒸食:紅薯和南瓜是辛家地里的,芋頭是村民給的

辛見我額頭起痘,采了龍葵草,焯水后夾予我吃。在胥嶺,我吃食堂大鍋飯,爆炒大油,重姜高鹽,極易上火。辛說,用水涮涮吃嘛。她做飯,不放油鹽,清淡樸素,適合練仙。偉笑:她給成人煮寶寶餐。

讓我選,爆炒或水煮,加料或無料,繁復或簡單,我寧愿二二二,一二到底。

芝麻發的芽,頭一次見,回家也試試自己做

芝麻發的芽,頭一次見,回家也試試自己做

圖文來源:有機會網

草西
草西,有機會主編,寫作者;長期關注有機生活實踐者的故事,報道小而美的人事物;熱衷志愿服務和生命體驗;身體力行推廣有機。
關于本文的作者

本文版權屬于有機會(www.cdigjbc.cn)或者相關權利人享有或者共有,未經本公司或作品權利人許可,不得任意轉載。轉載請以完整鏈接形式標明出處,商業使用請聯系有機會

    重庆市时结果记录